订购/客服:400-623-8666 | 021-50706066

既“民族”,又“世界”

聚氯乙烯(PVC)居世界五大通用塑料之首,而中国是世界PVC制造第一大国。如果把这个巨大的工业看作一只木桶,最短的那块木板就是催化剂。

“要是催化剂的问题解决不了,整个工业就可能被取代,那将给我们国家带来巨大的损失。”浙江工业大学教授李瑛团队对这个问题研究多年,曙光终于泛起的时刻,她首先想到,要把这项原创性的研究事情投到国产期刊《催化学报》(Chinese Journal of Catalysis)上。

因为这是一本中国企业界人士读获得也读得懂的杂志。

一篇论文吸引了数十家企业

乙炔与氯化氢在氯化汞催化剂的作用下反映生成氯乙烯,这个高中课本上就泛起过的反映方程式,看起来简简朴单,却支撑着中国年产2600万吨的PVC制造业。虽然另有其他化学途径可以选择,但中国限于资源禀赋,90%的PVC都是基于煤化工的乙炔法生产的。

氯化汞催化剂是目前乙炔法氯乙烯工业上唯一实现工业化应用的催化剂。这种催化剂经济高效,却有一个致命弱点:热稳定性极差。这样一来,催化剂不仅使用寿命大大缩短,也很容易挥发到外界情况,造成汞污染。

这是整个行业的痛点,也是世界级的科学难题。

李瑛团队经过多年探索,终于找到了解决方案。他们通过对催化剂的炭载体进行结构调控,使氯化汞与炭形成化学键,从而获得单层疏散催化剂体系,从基础上解决了氯化汞易挥发的问题。

“这个发现可以说突破了学术界和工业界的传统认知,所以最开始,各人对我们的研究结果将信将疑。”李瑛说。他们需要一个具有公信力的窗口,让更多同行看到并认可这项事情,让相关企业了解并接受这项技术。

在海内外众多学术期刊中,李瑛选择了《催化学报》。

这是她很是熟悉的一本刊物。“我还在读研究生时,学习室里就陈列着《催化学报》,我们每一期都市看。厥后我发现,在海内催化领域,不管是研究者照旧企业家,险些都在读它。”

她先请《催化学报》主编、中国科学院院士李灿读了初稿。李灿对这项事情很感兴趣,再三强调“这种富有原创性的事情,一定要保证时效性,一定要发在中国人自己开办的期刊上”。论文投到《催化学报》后,经由期刊特色的“快速处置惩罚通道”,不到一周时间就被接收、不到一个月就正式刊发了。

就像《催化学报》上的每一篇论文那样,这篇英文论文不仅有一其中文题目,另有一段长达千字的中文摘要,研究的主要内容、创新亮点、应用价值一目了然,对海内差异配景的读者都很是友好。不仅如此,期刊还专门在官方微信民众号等平台上为这项事情做了推广。

很快,李瑛就收到了数十家企业的反馈。2019年底,海内一家科技环保公司的董事长主动找上门来,希望获得这项技术的独家授权。随后双方签订了技术许可协议,此时距离论文发表还不到1年。目前,一个年产6000吨的生产线已经投产,海内多家氯碱企业已经开始使用他们的产物。

“科研人员选择期刊投稿,就像高考填志愿一样,既珍重又谨慎。”李瑛说,“这一次,我们的‘志愿’填对了。”

和作者成为真正的朋友

2017年,华南农业大学研究员李鑫的一项基础研究事情发表在《催化学报》上,引起了海内外同行的关注。2019年,这篇论文入选第四届中国科协优秀科技论文遴选计划。

李鑫在《催化学报》上发表过多篇论文,他时常感伤这本期刊的“贴心”:如果图片不够美观,编辑会资助重新作图;如果语言不够隧道,编辑会提供免费的英文润色;如果稿件切合要求,很快就会被接收,反之也能实时获得反馈,不影响转投其他杂志。

“我也给许多期刊投过稿,但《催化学报》提供的一些服务,是我在别处从未见过的。”李鑫说。

也有人质疑,学术期刊有须要这么“贴心”吗?有须要这么“低姿态”吗?

对此,身为主编的李灿有自己的看法:“期刊与作者,就像是水和鱼的关系:没有鱼,水就不是活水。一本好的期刊,离不开一批高素质、高水平的作者。如果期刊‘发自肺腑’地为作者着想,作者也会自发地体贴期刊的生长、敬服期刊的声誉。”

不知从何时起,李鑫对《催化学报》发生了一种近乎友谊的情感。他对这本期刊的种种“特色”都如数家珍,对期刊取得的每一点进步都很是体贴。他不仅愿意把自己最好的事情投到《催化学报》,还在写稿阶段就从期刊的角度做一些考量。

“我们的文章应该带给读者更多有用的信息,对更多的人有价值、有资助。这样既能体现我们自己的科研水准,也能资助期刊提升影响力。”他总结道,“综述型论文要系统梳理领域内的问题及挑战,不能只是简朴总结,还要提供深入的分析,这样才气引起研究群体的广泛关注;研究型论文则要关注催化反映内在机制和要害问题的解析,要聚焦新质料、新机理及新应用,为其他研究者提供指导和助力……”

在用这些思想指导自己的科研实践时,他越来越认识到,作者与期刊的这种“友谊”,可以让双方都变得更好。

为了全世界,才气走向全世界

“催化是中国的优势学科,部门研究已经到达国际领先水平。但目前,海内的催化类期刊还不能代表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科研水平。”《催化学报》编辑部主任尹红梅对《中国科学报》说,“作为我国唯一被SCI收录的催化英文刊,《催化学报》理应担负使命,尽快生长成为国际催化领域的旗舰期刊,为推动催化科学技术生长和科技结果转化作出应有的孝敬。”

降生于1980年的《催化学报》,从一开始就是中国专家学者和青年学生展示研究结果的重要窗口。“我读研究生时(20世纪80年代),第一篇论文就发表在《催化学报》上。对其时的中国师生来说,这是最自然不外的选择。”李灿说。

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水平不停提高,与国际学界的交流日益增多,越来越富厚的选择摆在中国催化学人面前。徐徐地,《催化学报》不再是一些人眼中的“第一志愿”。

当年向《催化学报》投稿的学生,如今已经生长为知名科学家和刊物主编。李灿看着《催化学报》一路走来,他知道,这只是“螺旋式上升”中一定要经过的一环:“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用爱国情怀来说服作者投稿,而是跟国际上的同类刊物竞争。我们要搭建一个在同行眼里‘有品位’的平台,让各人心悦诚服地把最好的作品投给我们。”

国际化虽然会带来挑战,但更多的,是机缘。

2006年起,《催化学报》开始与国际出书商Elsevier团体相助,打开了一扇面向全世界读者的窗口。最初是每期从中文刊中选出5篇高质量文章译成英文在国际版发表,今后逐年加大国际版发表量。2015年,《催化学报》水到渠成地变换为英文刊。

“我们也一直在向国际上的优秀期刊学习。”尹红梅说,“当前我们以国际老牌催化期刊Journal of Catalysis为模范,强调发表事情的深度和系统性,不盲目追求热点偏向,在跟踪报道前沿结果的同时,也兼顾传统催化及应用基础催化研究结果;我们的远期模范期刊是Nature Catalysis,希望通过报道原创性和开拓性的研究结果引领催化科学进步,更好地服务于催化学科的生长和国家科技进步。”

《催化学报》在奔向世界的同时,也保持着自己的文化自信:英文刊名仍为Chinese Journal of Catalysis,保留了“Chinese”;期刊的logo设计也接纳了极具中国特色的红色印章元素。

近10年间,《催化学报》的影响因子从不到1,一路攀升到6.146,在国际22种催化类期刊中排名第7位。但李灿一直向编辑部同仁强调:我们无须在乎影响因子的崎岖,而要体贴影响因子是否“康健”。

“就像一小我私家体重涨了,究竟添的是脂肪照旧肌肉?这是最要害的问题。”他阐释着“康健”的涵义,“我们要坚持发表原创性高水平研究结果,提倡优良学风,引导学术界康健地生长。”

自创刊以来,《催化学报》宣布过许多重磅结果: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闵膏泽院士的代表性孝敬——非晶态镍合金催化剂;李大东院士获得中国专利金奖和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的事情——加氢精制催化剂;刘中民院士获得国家技术发现奖一等奖、推动我国煤制烯烃战略工业生长的事情——甲醇制烯烃技术……

“事实上,海内许多获得催化相关重要奖励的事情,早期研究大多发表在《催化学报》上。”尹红梅说。这些事情不仅在科学上实现了重大突破,也在国民经济中发生了重大影响。正是这样的优秀作品,塑造了期刊影响因子的骨骼和肌肉。

“除了中国本土的原创结果外,我们近年来也吸引了不少‘一带一路’周边国家的好文章。未来,我们希望能争取到更广泛更优质的国际稿源。”李灿说。

在全世界,催化都是关乎经济生长和生产力进步的重要领域。重要领域的重要期刊,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总是发挥着重要作用。

李灿相信,催化事业是为全人类服务的事业,催化期刊也理应为全世界作出孝敬。

“只有为了全世界,才气走向全世界。”他说。

期刊简介

《催化学报》创刊于1980年,由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和中国化学会配合主办,英文电子版全文在Elsevier团体的ScienceDirect平台上出书,是中国化学会催化学会会刊。该刊位居中科院期刊分区化学大类一区,连续9年被评为“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学术期刊”,并获得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重点期刊类项目资助。现任配合主编为李灿院士和张涛院士。

上一篇: 让得克斯萨的风吹到北卡罗莱纳 下一篇: 科学家实现热固性形状影象聚酰亚胺的闭环接纳利用

首页|网站使用条款|隐私政策|关于我们|网站舆图
Copyright ? 2014 Macklin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04368号

本网站销售的所有产物仅用于工业应用或者科学研究等非医疗目的,不行用于人类或动物的临床诊断或治疗,非药用,非食用。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7856号

危险品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带存储)

   
请填写购置数量! 您已收藏过此产物! 乐成从购物车删除! 乐成清楚购物车!